席卷 第九十八章 幻灭(中)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情况,张弘范那么厉害的人都已经跑了,那可是之前信誓旦旦一定要在此处和张顺军队来一场堂堂正正的交锋的张弘范,他竟然被徐宁一个回合就打的抱头鼠窜,并且还将这里的烂摊子全都扔给了自己。

????但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张弘范对徐宁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是对自己却有太多的办法了,而且在那支队伍里面还有自己的全家老小,不管是为了大元还是为了自己,他都必须坚持下去,只有死死地拖住对方才有活下去的机会,罢了,就这样吧。

????再睁开眼睛的吕文焕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眼神也变格外狰狞,为了我活着,我只好这样做了。

????此时在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排排被五花大绑的百姓,这些人全都被人用绳子穿成一串一串的,在皮鞭、枪尖和刀背的驱赶之下正在向城头走去。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也知道很快就会降临到自己头顶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所以全都连哭带喊磨磨蹭蹭,但是等待他们就是劈头盖脸的殴打,这也让他们不得不继续向上,最后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城下的宋军,你们听着!”一个士兵拿着一个铁皮喇叭对着城下大喊,这个东西也已经推广到了元军内部,毕竟它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制作简单但偏偏很好用,所以也颇受大家的欢迎“现在城上的这些都是你们大宋的百姓,他们现在就站在城头上,要是你们现在开炮一定会玉石俱焚。到时候你们就是杀害百姓的凶手,你们想一下这样的罪责你们敢承受么?千万不要因小失大,一旦因为这个小小过错,就成了你们大宋人人喊打的对象,对你们来说将是非常不好的。所以我们吕大帅提出一个很好的建议,我们双方暂时罢兵休战,然后商量出一个可以不伤及百姓的好办法,如何啊。”这段话来来回回喊了三遍,然后就等着对面的回音了,果然下面虽然并没有马上回答,但是却也没有立刻攻城,看样子他们也感到棘手了。

????此时城下徐宁的大营中果然是一片喧哗之声,几乎所有的将领都在大声怒骂着吕文焕“这个王八蛋还真是狠毒,当初还为他是迫不得已才投降的鞑子,现在看来他竟然要比鞑子还坏得多。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鞑子敢这么干的,他竟然是第一个,等抓住他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连一向比较冷静的姜达都已经发疯了。

????“大帅,让我上吧。不用火炮,我带着弟兄们一定给您拿下这座城池,这样也不会造成误伤。”姜才又一次老调重弹,和他一样的当然还有不少人。

????但是让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些人这么着急,可是徐宁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好像一切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根本就没有这些人着急上火的表现,反而还在微笑。

????“大帅,您是不是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姜达到底聪明,立刻就看出了这其中的问题,于是马上就问道。

????徐宁还是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好办法,他们这一招的确是狠毒,但是我们其实也不着急,所以就当时看他们表演了,正好大家可以休息一下。”

????众人一听这话全都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徐宁,徐宁看着他们也好像忽然反应过来,当即笑着说道“我们要是很快的攻破这里,那么就要开始追击张弘范,不追击的话也说不过去呀,可是现在张弘范是丧家之犬,他能跑到什么地方去?说来说去还不是长沙?到时候我们还要去长沙打他,这对于我们来说一点价值也没有。所以我要给他充分的时间,让他做出选择,是现在就死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安安心心的当枪使,我想他只要冷静下来还是会选择后者的,因为他不能不这么选择,他要是敢现在就死,那么他的手下人也会造反的。但这需要时间,所以我们必须给他至少一夜的时间,今天就到这吧,晚上大家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起来再说。”

????“可是这些百姓明天早上还是会在城楼上的呀?难道我们就不攻城了?”姜达有点着急了。

????徐宁倒显得有点惊讶“哪里有什么百姓?我怎么不知道?潭州自从更改城墙之后就已经把所有百姓都迁走了,现在从那里蹦出来的大宋百姓?”

????“这很有可能是他们从附近的乡村抓来的人,看样子应该不是装出来的,他们在城楼上的时候我亲自看过了,都应该是老百姓无疑了。”姜达对于这些人的身份是一点也不怀疑的。

????但是徐宁却冷笑起来“乡村?那可就有趣了。他们既然自称是我们大宋的百姓,那么当鞑子进攻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反抗?我们当中有多少人是百姓中走出来的?我们为什么都知道国破家亡,不能做亡国奴,而他们却不知道?好,不反抗也就罢了,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干笑对生死,但是他们为什么不跑呢?既然不是城里的人,那么随时都可以跑的了啊,他们可以不去南方,但完全可以去找我们呀?我记得当初开始有大量的难民涌进我们的地盘,那些人能跑得了,他们为什么不行?”

????“这个?”这一下所有人都有点含糊了,徐宁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呀。

????而徐宁却在此时再次开口,他的声音这一次变得有点阴冷“这些人不是所谓的世家就是那些有钱人,他们不敢去我们那里,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最痛恨什么样的人,所以他们宁愿留在鞑子的手下帮他们做事也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你们说,这不是汉奸谁又是汉奸呢?再说了就算他们真的只是普通百姓,那么他们现在也该是大元的百姓了,他们把自己的百姓摆在城楼上,我管他们干什么呢?一炮轰死拉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