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柱擎天 章一 进军

????直隶,河间府。

????一支规模不大的骑兵部队沿着官道向北前进着,速度并不快,惹人瞩目的是军中的一驾装饰华丽的马车,剽悍的近卫骑兵们翼护在它的周围。

????数千骑兵在周围纵横驰骋,一路向北,直击京城,气氛略显紧张和忙乱,而马车之中则是另外一副景象,车中只有四个人,其中一个是李明勋的侍从官,盘坐在门口,另外三人各自占据一角,正是三皇之战的主角们,皇帝和曾经的皇帝。

????三人状态各异,永历面前的桌案永远是摆满了书籍,埋头其中,旁若无人的写写画画,根本不在乎周围发生了什么,顺治也是如此,只是他面前的桌案上只有几页纸和钢笔、墨汁,他却不似永历那般奋笔疾书,而是时而写就时而回思,每次停顿下来,神态各异,时而悲伤,时而微笑,有时甚至笑出声来。

????而李明勋手里拿着的是从顺治桌上拿来的稿纸,他在读上面的内容,看的非常随意,看完了,用钢笔在正下方写下阿拉伯数字,标注好次序,然后放回顺治身边的小匣子里,他处理完,脸上是意犹未尽的模样,再看顺治,面前只有两张写完的稿子,也就不去再碰了。

????顺治被俘后,想过死,想过逃,他以为自己会受到折磨,会被坑杀,但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无人来审问这位知晓大清一切秘密的男人,他的生活起居变的简单,食物并不美味,但是充足,衣服鞋袜稀松平常,但也一样不缺,一直到近卫军把他带上这辆马车,面对李明勋,而李明勋问他这段时间干了什么,顺治才想起,这几日他除了忐忑和胡思乱想,什么也没有做,李明勋建议他写点东西,顺治拒绝,但他误会了李明勋的意思,李明勋想让他写的是关于他与董鄂妃的爱情故事。

????“你知道吗,在海外,我们国内,很多人传言你的董鄂妃是某位江南名妓,而且她是被你的皇后毒死的。”李明勋这么对顺治说。

????而顺治想起自己在青州听过看过那些半真半假的说清宫系列故事,先辈们事他已经无法改变,顺治不想自己最爱的女人被人污名,于是写了起来,然而,写起来却是没个停止,经历了这么多,他越发回忆和那个女人的点点滴滴。

????放下稿子,见顺治扭动脖颈松快身体,李明勋笑着说道:“你们爱新觉罗皇室,与女人之间总是会发生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爱新觉罗都是多情种,我幼时便是听人这么说,先父如此,我没想我也逃不脱。”顺治低声说道。

????李明勋轻笑,没有评价什么,顺治问道:“你为什么支持我写这些?”

????李明勋微微一愣,心想,自己总不能说因为改变了历史,有些不甘心让后世没了那些清宫戏。且不说顺治是否明白,穿越送炮这种事,好像也不是什么光彩的。

????“写东西自然是给人看的。”李明勋道。

????顺治敲了敲桌子,说道:“你认为这些会传诸后世吗?”

????李明勋道:“当然,或许这一二十年不会,但将来总会有人对混乱的满清后宫感兴趣的,至少你们的后宫生活比明朝皇帝要丰富多彩的多,明朝皇帝选后妃,可都是小家碧玉,没什么故事,你们嘛,联姻、收继婚、选秀,好多令人遐想的元素。”

????顺治皱眉听完,依旧有些不明就里,他想了想,从匣子内拿出一封信,递给李明勋,李明勋拆开看了,那是顺治亲手所写,写给京城里的宗亲和八旗权贵,大意是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便可得到平安,这话说服力倒也不低,连顺治都可投降免死,其余人自然不在话下。

????“这是什么意思?”李明勋收起信,问道。

????顺治道:“打不过,就加入他,这是先父曾经教导我的道理。”

????李明勋顿时来了兴致,顺治说道:“我曾经阅读过你们东番的很多报纸,在那上面,将我们定义为犬羊夷狄者居多,但也有人将我们定义为游牧民族,或者游牧、渔猎和农耕兼备的民族,分析大清崛起的缘由,虽然我们满洲起于白山黑水之间,但本质上依旧是游牧民族,从长白山到西域的数万里广袤草原上,打不过就加入是恒定的法则。

????在这片土地上,匈人强大时,我们都是匈人,突厥强大我们都是突厥,蒙古强大我们都加入蒙古,依附强者,顺从强者,这是活下去的法则,无数的草原民族,无论他们当年如何辉煌,都曾卑躬屈膝过,蒙古人之后,轮到我们满洲、女真了。”

????“可笑,竟然把数典忘祖说的这般义正言辞!”李明勋的侍从官忍不住讥讽道。

????顺治冷冷一笑:“三千年来,草原上跪不下的民族都灭亡了。”

????“你认为我会接受你们吗?”李明勋问道。

????顺治很肯定的说道:“不接受又有什么办法呢?你们汉人的王朝政权,生来就面临着来自草原的威胁,从秦汉到前明,都是如此,你们强盛时,也不过把匈奴、突厥之流驱逐到漠北,去西域,何曾真正用武力毁灭过一个草原民族,那些消失在历史的蛮夷,没有被你们杀光的,只有被你们同化的,这是历史不是吗,也是现实!”

????“可是你为什么会帮我呢?”李明勋问道。

????顺治笑道:“或许是因为仁慈吧,正如你们的报纸所言,你们拥有文明、法治,这些是你们的优点,也是束缚自己的道德绳索,相对于那些纵横草原的民族,你们更加仁慈,要知道如果是蒙古人,他们会杀掉所有的比车轮高的男人,将孩子变成奴隶,把女人变成婢妾,而你们呢,肯定不会比这更残酷的,文明人怎么会做野蛮人的事情呢,元首阁下。”

????李明勋摇摇头,他对于顺治用道德来绑架自己不置可否,但顺治对于政策的判断却是极为真切的,他没有种族的屠杀、灭绝计划,哪怕是此刻是那么的正义,那么容易得到支持,倒不是因为道德和仁慈,而是做不到罢了。

????永历则从书堆中探出脑袋,看了看探讨的两个人,说道:“或许你应该给京城的那些人写一封信,让他们不要焚烧和破坏京城,这对于双方都有好处。”

????李明勋和顺治不知这个建议中的你指的是谁,但李明勋早已做过了,在赢得三皇之战的胜利之后,他立刻就给北京的清廷去了信件,将对京城的破坏与灭族挂钩,目前为止,清廷的皇党已经退到长城以北,没有破坏皇宫,而依旧在京城准备讨价还价的宗室和八旗权贵还把京城和京城中的人当成筹码。

????“或许你说的对,我应该再修改一下那封信,毕竟您已经要称帝了,一个安稳和平的京城对您意义非凡。”顺治说道。

????李明勋笑了笑:“不必了,京城的基调已经定下,仿照沈阳例,济度和多尼我只会接受一个,让他们狗咬狗去吧。”

????顺治脸色瞬间难堪起来,这可不是狗咬狗的问题,沈阳,也就是盛京的反正虽然被人看座是合众国接纳满洲投降的开端,一个沈阳就换来了一个实权旗主满达海,但实际上,丢掉的更多,济度和多尼不光只有一个能存留,还有那些八旗权贵,也是要变成投名状的。

????乌兰布通。

????干枯的树木顶端覆盖着白雪,但因为地气转暖,沙沙落下的雪落地就化作冰凉的雨,阿克墩披头散发的靠在一棵粗壮的松树下,将一块破毡布顶在脑袋上,以免打湿他的衣服,阿克墩三十多岁,此时的双眼有些伤情,他粗糙的手抚摸着针脚细密的袍袖口,脑袋里闪过一个羞涩腼腆的女人,那是一张温和的脸,唯一可惜的是,额头上有一块烙印,破坏了这张脸的完美。

????阿桂走了过来,看到阿克墩的模样,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大哥又在想你的女人了?放心吧,那样善良的人,长生天一定会保佑她的。”

????对于那个叫做九娘的女人,阿克墩和他的手下都是很尊敬的,谁都知道,那是一个汉人,似乎是南方人,十年前被南征回京的满洲人掳至北京,被当成奴隶赏给了科尔沁左翼中旗的管旗台吉,而阿克墩正是那位台吉的手下,因为军功,九娘赏给了阿克墩,成为了他的继室,但是如今二人已经分开了,因为科尔沁被满清撤退到边墙以北的时候,在宁古塔投靠东番的巴音台吉劝说了科尔沁左翼中旗的七个佐领脱离科尔沁,南下到了辽东。

????阿克墩摇摇头:“或许我这辈子也见不到她和孩子了。”

????阿克墩并非贵族,武艺骑射在科尔沁也不出挑,但科尔沁部作为后族,支援满清中抽调人马太多,所以阿克墩也成了斥候队首,知道阿桂这种青瓜蛋子所不知道的事情,他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是掩饰一群京城来的大人物们的踪迹,使得其可以安然抵达锡林郭勒,然后从那里沿着大兴安岭北上漠北。

????无论怎样,他都会前往漠北,怎么能再见到自己的女人呢,或许她已经死了,至少也沦为了奴隶,她还有自己的四个孩子。阿克墩想到家人,低声说道:“希望她们都能活下来。”

????阿桂也不知道如何劝慰,正此时,低沉的马蹄声从远方传来,二人警惕起来,翻身而起,抽刀在手,阿桂爬上一棵林边桦树,低声说道:“阿克墩大哥,一个骑兵,三匹马,是永宁马,是东番岛夷,正向这边来。”

????阿克墩对阿桂说道:“把火熄了,把马牵到林子里去,这里交给我。”

????阿桂听命做了,阿克墩小心爬上松树,远远就听到有人用蒙古语抱怨着:“糟了,脱离马队,一定会被打鞭子的,希望长官没有生气,不会的,他一天不喝这苦药就不成,而且我还带走了他的烟。”

????阿克墩站在树上看清楚了那个人,衣着打扮和随身军械都是东番打扮,除了一口流利的蒙古语,已经看不出是蒙古人了,而且他的口音与自己类似,而这个骑兵的年纪不大,比阿桂还要小很多,或许只有十六七岁。

????“乌力吉啊,乌力吉,你真是一个又蠢又笨的傻狍子,骑在马上都能睡着。”那人碎碎念着,埋怨的人却是自己,但是他走到松树下,看到刚熄灭的篝火,闭上了嘴,压低声音喊道:“长官,库勒大哥,你们已经到了吗?”

????乌力吉正在喊,忽然感觉脑袋上有声音,抬头便是一个黑影落下,脑后一疼晕了过去。

????“一个投降东番,背叛长生天的叛徒,杀了他吧,阿克墩大哥。”阿桂牵着逃走的马匹走来,看到昏了的乌力吉,怒气冲冲的说道。

????刚说完,他看到乌力吉的靴子,上去一把扯下来,套在自己脚上,里面竟然还是干的,穿着很舒服,再看乌力吉脚上还有袜子,裤子也是趁了棉花的,厚实的外袍下面还有一件合身的夹袄,手上也有手套,棉帽子也是精巧,阿桂再看自己身上的东西,简直像一个牧奴,他更是气不过,愤怒的踢了乌力吉一脚。

????乌力吉睁开眼睛,看到阿克墩和阿桂,吓得连连大喊:“饶命,饶命,两位主子饶命。”

????看他年轻不大,口音也是熟悉,阿桂对阿克墩说:“主子,是咱科尔沁人。”

????阿克墩没有说话,而是用一团草塞进乌力吉的嘴里,拔出了刀:“把马牵过来,杀了他便走,这狗东西是来找人,这里待不得了。”

????阿桂见乌力吉满脸求饶,对阿克墩说道:“主子,要不先问一问,兴许他知道咱们家人的情况呢。”

????阿克墩犹豫了,他把刀架在了乌力吉的脖颈处,警告道:“问你什么,说什么,一句假话,割你耳朵。”

????乌力吉死命的点头,阿克墩拔出他嘴里的草团,问道:“你科尔沁哪个旗的?”

????乌力吉连忙说道:“奴才乌力吉,是科尔沁左翼中旗,佐领主子是巴音。”